您的位置:主页 > www498888com开马 > 茅奖得主张炜读解古典文学人生有限经典无限

茅奖得主张炜读解古典文学人生有限经典无限

发布日期:2019-10-05 14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作家无法选择自己所处的时代,他所面临的时代就是他唯一的时代,也是他最重要的时代。只能面对,解决困境,迎接喜悦。真正的创作者,要能够感受时代的召唤和冲击,不断克服个人的困境,并将之作为创作的动力。数字时代,作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有一颗朴素诚恳的心,否则将会被扑面而来的潮流、飓风淹没,个人也将不复存在。”9月15日,茅盾文学奖得主、中国作协副主席张炜在上海交大包兆龙图书馆为新著首发作演讲。这套新著不是小说,也不是散文,而是关于古典文学的读解。“随着年龄增长,绝妙的虚构文字即小说创作之外,写实的文字也是我这些年的坚持之一。”他以20余年之功,在文学创作之外,阅读并阐发经典,著成《张炜读解古典文学专著系列(四卷本)》。

  从1973年发表小说《木头车》开始,张炜在40余年创作生涯中,已发表作品达1800万字,先后创作完成了《古船》《九月寓言》《刺猬歌》《你在高原》《独药师》《艾约堡秘史》《寻找鱼王》《兔子作家》等优秀作品。莫言评价他为“勤奋的劳动者、深刻的思想者、执着的创新者”。思想来自何方?或许可以从经典中寻找答案。“传统经典对作家的重要性,再强调也不为过。经典是什么?经典是一代又一代人经过一年又一年时间剖析、选择、鉴别,最后放到我们面前的宝贝。人只有一辈子的时间是不够用的,读经典会让你觉得这辈子的时间延长了。你会觉得,读书就像是跟高贵的灵魂交流。能伴人类一直走向未来的渺远无测的,就是真正的永恒。”张炜表示。

  《张炜读解古典文学专著系列(四卷本)》包括《也说李白与杜甫》《陶渊明的遗产》《读〈诗经〉》《〈楚辞〉笔记(增订本)》,后续还将出版“读解苏东坡”等新作。“中国文学有悠久传统,从早期《诗经》《楚辞》,甚至可以推至商代甲骨文,数千年历史文化源远流长,这在世界各文学传统中是少有的,中国文学应该将中国传统作为一种可能的资源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张炜20多年对传统持续关注、持续对话、持续书写,是非常有意义的。”在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引驰看来,传统不仅是曾经存在、流传至今的东西;传统也是处于时间下游的后来者对于过去存在的资源进行选择、重塑的结果。张炜选择对话的对象都是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大作家和大经典,他不仅是以作家身份读经典,也有自己独特的学养所在,比如在《诗经》部分提到诗和乐的分离是一个大关节,后人理解《诗经》往往离开当时的背景,脱离了音乐的场景,而张炜在开篇就提到了这一点。更重要的是,张炜的著作不是文学史教科书,也不是中国古代文学的知识手册,其中固然有学养、有知识,更多的是与古代伟大作家对话的种种感受和思虑,是站在当代对传统的吸收或介入,以及对当下文化和社会的反省,一方面有同情的了解,同时又有深切的批判。

  “张炜四部著作涉及的中国传统大作家和大经典,令人想起1956年美国人类学家罗伯特·雷德菲尔德所提到的‘大传统’和‘小传统’的问题。大传统是以城市精英为代表的具有普遍性的文化脉络,小传统是民众、农村、世俗等方面的传统。”陈引驰说,在中国现当代文学中,对于来自民间、日常生活的小传统的吸取始终不绝如缕,而张炜这20余年来所解读的重要经典和经典作家属于所谓大传统,这些大传统未来如何在张炜的创作和未来文学中呈现,亦令人期待。

  “在知识相对容易获得的今天,对知识的解读和对传统的理解,无疑是对学者或作家最真底色的展现。张炜说,滋养他精神世界的,是传统经典。那么,传统经典到底如何打造了他的精神世界,他又是如何看待和解读经典的,《张炜读解古典文学专著系列》可能就是回答这些问题的密码。”中华书局总经理徐俊说。(作者:施晨露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